好想吃火锅

重新看了一遍小日常,岳明辉真的好神奇,又柔软又坚强,刚柔并济,我不会吹了但是他真的好好磕啊!!!!我在这之前从来不追星也不萌rps的啊!!!!

那位抄袭的姑娘看过来。
被你抄袭的作者已经发现了。
求你别再给魔道招黑了,本来多好的一篇小说啊。
明唐圈虽然小,但是也不能把我们家太太的精华拿去当成你的吧。
@Aql

发生了啥……
兴致勃勃回来看看大大们的粮发现气氛貌似不对???
有谁能给我说说吗跪谢了!
准备写新文的我很害怕啊!

过几天尝试一下新的写作方式写写鸣佐……

想复建……有什么想看的鸣佐的梗吗……

听了一首歌,又想开坑了……

有时寂寞

漩涡鸣人注意那个青年很多天了。

这家叫做“有时寂寞”的酒吧是他的老师和其同性恋人开的,他在处理完繁忙的公事后经常会去喝两杯,在暧昧的灯光下寻求着片刻的喘息。当然,对于一个公司总裁来说,这种地方是危险的。当看到他英俊的相貌,璀璨的金发以及价格不菲的衣装后,酒吧的气氛显得更加暧昧了起来。无数男男女女在他身边散发露骨的荷尔蒙讯息,四肢仿佛不经意地触碰着,眼神缠绵得仿佛要化为实质。

他曾不止一次地跟卡卡西抱怨过,他曾经的恩师耷拉着下垂眼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并表示如果他不要每次来酒吧时将衬衫上扣解开那么那些狂蜂浪蝶至少会少一半。

鸣人坐在吧台边扯了扯领口,随意地解开了上扣:“可是我热啊,卡卡西老师你们这空调简直没用嘛。”

感到周围炙热的视线,卡卡西看着对面的鸣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真是……给,你的马天尼。”

鸣人浅酌了一口,感叹道:“还是卡卡西老师的酒最好喝。对了,带土大哥呢?好久没看见他了。”

卡卡西继续给下一位客人调酒,他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拈着一颗樱桃为鸡尾酒做装饰,漫不经心地说:“他家有点事,回去了。”

鸣人面露同情之色:“卡卡西老师,这酒吧名字是你取的吧。”

“当然不是,”卡卡西满意的看着装饰完毕的鸡尾酒,递给了旁边的酒保,“是你带土大哥一边打滚哭着说我不爱他,一边自顾自地取的。大概是想宣泄不满吧。”

鸣人大笑:“你们俩还是那么有意思。”

卡卡西也笑了:“你和雏田小姐怎么样了?”

鸣人差点被呛着:“什么怎么样?”他擦了擦嘴,“我推了,我跟她根本不熟,做朋友还好,再进一步我可不行。”

他碧蓝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醉意,金发稍稍有点凌乱,敞开的领口使他看起来更加英俊不羁,浑身散发出雄性荷尔蒙。他轻轻笑了笑,声音低沉性感:“一个人也挺好的,没人管着我,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轻佻地向狂蜂浪蝶们吹了一声口哨,“多快乐。”

卡卡西不予置否地耸了耸肩,他作为一个年长者如此评价道:“年轻人。”

鸣人也耸了耸肩。

“雏田不够好吗?”卡卡西开始准备调下一杯酒,“漂亮、身材好、温柔持家……啧,这些话你别跟带土说。”

“我要的不是那种,其实我也说不上准确的形容,”鸣人满不在乎地说,“看感觉吧。”

“年轻人。”卡卡西再次评价道。

鸣人漫不经心地摇晃着杯中的酒:“当你生活中百分之九十都被欲望填满时你就会对快乐这个词感到迟钝了。”

“那剩下的百分之十呢?”

“有时寂寞吧。

他喝完了最后一口酒。

 

旗木卡卡西对他的这个学生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与其说他是漩涡鸣人的老师,不如说是他的保护者与监督者。漩涡鸣人是他已故的老师夫妇的儿子,父母给他留下了可观的财产的同时也带来了数不清的麻烦。他看着那个孩子在猜忌与险恶的环境中慢慢成长,变成了如今这个英俊的青年的模样。

在卡卡西心中,漩涡鸣人一直都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孩子。不论他在怎样的环境中都积极乐观,充满着朝气。而他的同性爱人宇智波带土则对他这个想法嗤之以鼻:“得了吧,阳光开朗?就漩涡鸣人那小子?我突然性冷淡的可信度都要高些。”说这话时他正在卡卡西的身上不断的啃舔着。卡卡西小幅度地翻了个白眼,同时也感到一丝焦虑。他相信带土看人的眼光,自家恋人平常再怎么脱线,但作为一名正在转型的非正常盈利组织头目来说带土的直觉异常的敏锐。

卡卡西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他一着急就会这样。带土不满地啃咬了一下他锁骨,满意地听见自家恋人的一声轻呼。他从脖颈慢慢地向上吻着,细碎的吻一直到了眉间,似乎想将自家恋人的眉头吻平:“行了,你担心有什么用。”

卡卡西侧过了头,露出了藏在细碎的银发中的莹白如玉的耳朵。带土舔舔嘴,又开始舔吻起恋人的耳朵,漫不经心地说:“那小子,根本不需要你的保护。你以为他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他看着身下人面色潮红地不住喘息,挑了挑眉:“别想那个小鬼的事了。我们继续吧,亲爱的?”

卡卡西圈住了他的脖子。

 

漩涡鸣人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他的性格怎样他自己再清楚不过。阳光开朗是真的,不然他也不可能从那种环境下活下来,但深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暴虐的黑暗的欲望却从未停止过。他小时候恐慌过,拼命地想要伪装自己。但随着年龄地长大,他却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隐藏,他的阳光笑容是他的盾,而他需要一把刀。

他有时觉得压抑得无法喘气,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什么都有,可又觉得什么都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空虚使他烦躁不已。

直到他看到了那个青年。

当看到那个穿着黑色衬衫的青年时,鸣人觉得全身都抖了一下,甚至他的灵魂都在颤抖,每个细胞都发出了欢呼雀跃的呐喊。这种感觉实在太奇怪了,就像残缺的灵魂找到了救赎一般,他觉得自己心里的空虚仿佛被填满了。他看着那个青年几近完美的侧脸,眼神炙热而迷醉。

“就是他了。”

鸣人对自己说。

 

宇智波佐助早就听说过自家不成器的叔叔和他的恋人一起在木叶市开了一家酒吧,这次被总公司调到了这里也终于可以来看看了。他看到了自家叔叔的恋人,卡卡西,一个脾气很好的男人,长相也不错。他看着对方想,真是可惜啊,被自家叔叔缠上了。佐助又不屑地看了看将自家恋人紧紧圈住一脸警惕的带土,自家叔叔过得也挺滋润的,等下回去就给斑说一下吧,省得他每天自己瞎担心又不装作不在乎。佐助哼了一声,老傲娇。

他友好(自以为)地夸奖了一下自家叔叔挑恋人的眼光和酒吧的装修。卡卡西笑眯眯地邀请他经常来坐坐,他也礼貌地接受了。他们都无视了旁边气得张牙舞爪的带土。

佐助来这间酒吧的次数也逐渐多了起来,他不得不承认,卡卡西的确算得上顶尖的调酒师。他不止一次想过聘请卡卡西当他们家的专属调酒师,但看到带土满脸警惕的神色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反正已经是我家的人了,不急。

说实话,佐助不是很喜欢酒吧这种氛围。他厌恶毫不顾忌释放欲望的人群,仿佛一群未开化的野人在一起跳恰恰(他的原话)。卡卡西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他体贴地将酒吧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定为他的专属座位。这使佐助对这位未来的家人更加满意的同时也感到更加可惜。

然后他发现他被人盯上了。

三天前,佐助发觉有人一直盯着他。那种炙热的眼神如同无数个钩子,浓烈滚烫的情感让人想忽视都难。

作为宇智波家族的一员,他不是没见过为他的容貌神魂颠倒的人。但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对这个人有点感兴趣。

他喝了一口酒,慢慢舔了舔嘴唇。

你可以忍多久呢?

 

“你好。”

金发碧眼的年轻人举着酒杯走到了佐助桌前,他英俊的脸上有一丝羞涩:“我可以坐这吗?”

佐助挑了桃眉,他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直到对方满面通红的垂下眼睛。

对方似乎有点手足无措,呆呆的模样无损他的英俊反而平添了几分可爱。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从上衣的口袋掏出了一张名片,紧张地递了出去:“那个,我叫做漩涡鸣人。”

佐助看着对方紧张期待的神色,忽然觉得有点呼吸急促。他接过了名片,手指故意划过了对方的手掌。他看着对方突然变深的眼眸和爽朗的笑容,莫名地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兴奋了起来。

真有趣。

感受到佐助的视线,鸣人像个大男孩似的挠挠头说:“我注意你很久啦,特别想跟你做朋友。”这就是鸣人的奇特之处了,如此直白得惹人不快的话,从他嘴里说出却充满了纯粹的真诚。

佐助慢慢地笑了。他的容貌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美丽,那是一种跨越性别的美。他直勾勾地看着鸣人,然后喝了一口鸡尾酒。

鸣人饥渴地看着他优美的脖颈仰起的弧度,眼神缠绵得仿佛舔吻。

然后他被拉下身。

嘴上传来了温热的触感,鸣人只愣了一秒不到,巨大的狂喜使他颤抖不已,他伸出了舌头与对方缠绕着,鸡尾酒的香味在他们之间慢慢发酵。小小角落里,只剩下湿润的亲吻声和喘息声。鸣人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太热了,不论是嘴上的温度还是身下的人(他们不知不觉变成了这个姿势),他们激烈的交缠在了一起,鸣人的手已经从佐助的衬衫下摆伸了进去,他抚摸着身下人的肌肤,狂乱地拥抱着。

等他们好不容易分开后,佐助的衬衫已经快要被撕烂了。他满面潮红,不住的喘息着,眼睛里充满了笑意。他低下头,看着正在舔吻自己锁骨的人略带挑衅地说:“朋友?”

鸣人抬起头,眼眸已经变成了深深的墨蓝色,他直直地看着佐助,直到佐助忍不住瑟缩了一下,他才慢慢地咧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对啊。”







*************************************************************

太想看类似的剧情了,自割大腿肉。

写完过后觉得好难吃啊我写的……

黑化鸣人好带感啊好带感啊!希望有粮吃!

码字时一直听着《有时寂寞》,真是带感。

感谢看到现在的你,谢谢你不嫌弃OOC不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QAQ

爱你们!

守护灵还是卡了……卡在关键……
对不起……
又想开坑了……
黑化鸣人你们吃嘛……

动笔的力气都没有了。神他妈动画。

这不是结局。不是。